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荣誉资质

成都日报

发布时间:2018-11-29 14:45:45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白鹭、湿地、绿道、林盘……这些,都是画家米金铭创作的灵感源泉。作为成都第一位系统绘制白鹭主题画作的画家,米金铭天天行走于不重复的绿道,绿道让他通往大地深处,去打量、去发现、去捕捉大自然里生命的多情与律动。他说,不是命题作业,只是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所以很早就不自觉地创作了许多涉及白鹭、绿道的作品,“我有必要把城市的变化反映到自己的作品里。”

  米金铭,1953年生于四川荣县,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绘画系。当代新水墨代表画家。现为成都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版画家协会会员、四川省巴蜀画派促进会副会长、四川省美协中国画艺委会委员、四川省美协中国画人物画会副会长、四川现代新水墨画院理事长、中国东盟艺术学院客座教授。作品多次入选国际重大展事,数次荣获国家级最高奖。

  记者(以下简称记):成都这两年来生态环境改善,取得了很明显的成果,今天的成都市民稍加挪步,乘公共交通工具,大约30分钟即能享受到风光怡人的山地、森林、湖泊美景。

  米金铭(以下简称米):11年前,我刚刚来画艺村居住时,周围环境还比较原始,芦苇荡有一人多高,很多田坝、水塘,一派野趣,那时就有很多白鹭,尤其是进入秋季,退水之后水岸一线成了白鹭觅食的最佳场所。这两年,随着环境进一步整治和改善,树木成林,白鹭更多了,有时多达几千只!白鹭此起彼伏,翅膀宛如大海的波涛,有一种赏心悦目的美。到了冬天,有很多候鸟来这里安营扎寨,又来了很多观鸟人,他们的镜头追逐着这些精灵。

  我每天一早都是被鸟鸣声叫醒的。上午我潜心创作,我是比较勤奋的那类画家。下午、傍晚时分,我习惯外出散步,一是呼吸新鲜空气,洗肺换脑筋,二是在游人稀少之处,可以从容观察荷花、荷叶、白鹭的各式生态,观察这些大自然的精灵在风中、在雨中的秘密交流。每次观察,总有收获。

  白鹭湾这一片,不仅有银杏林、白桦林、樱花林、红枫林,还有葡萄园、桃园、橘园、梨园、玫瑰园……绿树环合,园林静美。白鹭湖、白鹭洲、芦苇荡、飞云渡、寒翠台、叠水涧这些景点让人心旷神怡,后来又渐渐增加了翠竹滴露、曲水荷香、翠湖凌波、科普展示区、玉盘环碧、绾雾香舟、休闲平台、花海风车和田埂湿地这些景点。我一般沿绿道走上几公里,每天尽量不重复。

  记:据我所知,古蜀鱼凫部族以鱼鹰为图腾,凫在先秦时乃是包括了野鸭在内的水鸟名称,为“凫属”,同时它又是凤凰的别名。可见,凫鹭不仅是实有的水鸟,也是神鸟的别称。你在白鹭湾住了11年,整日与白鹭为伴,一定收获了很多灵感?

  米:除了身心放松,更多在于艺术领悟。我觉得白鹭与优美的环境密切相关,白鹭是生命奋发的象征。我开始绘制白鹭题材,是写实的,后来逐渐意象化。很多人喜欢盛夏的荷塘,我更喜欢秋冬季节的水面,萧瑟的景致里,白鹭是一个动词,风景中有金黄色的枯草、造型特异的褐色枯荷,我经常发现它们当中还有一小团像翡翠一样的净水……所以我的作品里天空多为灰色,水洼则绿蓝如翡翠。传统水墨的笔法里白鹭、水洼,我采用丙烯颜料,我心中的新概念水墨画,是在继承传统、发扬传统的基础上,包容、呈现更多的边缘艺术和姊妹画种的特点,是更开放、变化更多的一种新的水墨形式。

  记:2017年年底,我参加了“你好白鹭,你好成都,你好2018暨《一行白鹭上青天日志》发布分享会”,日志把你创作的365幅以白鹭为主题的水墨佳作佐以365首经典古诗词,真是美学与国学的完美结合!这也是国内第一部“白鹭诗历”。

  米:千年飞翔的诗行,一卷扇动的日历。这些作品仅是我绘制的白鹭作品里的一小部分。黄昏时分是水面最恬静的时刻,从树巅倾泻而来的夕光在丝绸的水面淌金,白鹭或者忽闪着翅膀栖息,水墨画一样的简净淡雅,或者立在水边,长久冥思,又成为隐士的模样。在白鹭的身边,是穿行在千年律诗里的那一叶扁舟,那一束渔火。我目睹了杜甫的白鹭,也看清了李白的白鹭,刘禹锡的白鹭与白居易的白鹭彼此交错而飞,在历史的水面撒下了365天的樱花、报春与细雪……

  米:大片的明黄、醉人的深绿,厚重的墨色,在画面上自由泼洒,满眼荷花,荷叶田田,构成色彩的交响曲,荷花与逶迤而去的绿道,又构成了一种微妙的关系……

  记:绿道的确是成都的一大妙处。这两年成都的绿道更快速地发展,不久的将来,一万多公里的绿道将串联起这座城市的绿地、公园、河流、湖泊……你天天走不重复的绿道,可谓享尽了成都的“绿色福利”。

  米:我偶尔也骑自行车,沿着绿道缓缓而行。在我眼里,绿道不仅彰显了成都这座国家中心城市的当下魅力,而且是我进入景致的必由之路。绿道体现了一个城市的曲线之美,犹如一个美女的腰线。一言以蔽之,绿道是城市板块的经纬之线,尤其是在湿地公园区域,绿道让我通往大地深处,去打量、去发现、去捕捉那些生命的多情与律动。其实,我并没有去完成哪个单位为我下达的命题作业,因为发自内心的喜爱,所以很早就不自觉地创作了不少涉及绿道的作品。

  我希望在一些重要绿道的点位上,建一些艺术馆、博物馆、摄影馆、动漫馆,进行艺术延伸品的深层次、多方位开发,让艺术品进入老百姓的生活,同时也赋予绿道生命力和传播力。

  记:去年中央电视台播放了反映你与成都另外两位艺术家生活的专题片《水韵成都》。

  米:是的,电视台来我家拍了一个星期。我的生活与艺术构思、艺术创作是高度一体化的,自自然然,我就生活在一片风景深处。

  米:其实,我居住的环境,就是一座林盘。我以前还养鹅,养了7只。因为我听说,有鹅就能避蛇,可我发现院子围墙内外均有蛇出没,可见这里的环境真的是原生态!我经常外出写生,自然而然地注意到了林盘的种种美好,这个空间里有水产、农作物、林业、家禽、家畜、水井、道路、建筑、坟地等,围合了川西乡间的生活、生产、文化以及祖先坟墓的全部元素,古诗云“白云生处有人家”,我说是“林盘深处有人家”,那种桃花源式的静谧生活就在我的身边,并非可遇而不可求,而是伸手可及的。

  米:是啊,你看看川西林盘里,不可能没有鸡、鸭、鹅、狗的身影。去年我去崇州一座著名的林盘参加艺术活动,发现有很多外国艺术家也在那里潜心创作。我觉得成都拥有一些可以接待艺术家的林盘,真是一件大好事!我建议这样的林盘不要过于宾馆化,不要太豪华,应该注重生活实质与生产实质。我想,如果有几只鹅出现在竹林里、水塘里,该多好……

  记:城市太喧嚣,山林太寂寞,古人寻求中隐,在城市的边缘找僻静的地方,沉浸其中。你笔下的白鹭、绿道、林盘、湿地……既有传统隐逸的美感,又饱含当下的情思。

  米:雨后的湖面,在阳光照射下闪烁的光斑仿佛弥漫于水面的细微颗粒。静谧的人影,徜徉的白鹭,深切地展现着大自然的包容滋养。每天面对这些风景,不由得你心情不愉悦,所以我的水墨画中可以看到湿润的空气,缥缈的氛围,幽深的路径,迷蒙的梦境,我想在画里传达出我与天府大地的亲情。

  当代画家创作作品,肯定要体现当代的风貌。我看到不少现代画家还在用古代的笔墨画古代的画,我不敢苟同。当代画家应当融入这个时代,体现时代的精神。水墨之难,不在技法,而在观念。笔墨工具和技法可以是传统的,思维意象却可以是当代的。有评论家认为,我的作品始终伸张着较大的精神空间和抒情气势,笼罩着一种恢宏而神秘的气氛。其实,这恰恰就是我感觉到的天府文化。我将继续把天府文化当作我艺术表现的核心。

  时值处暑前的一天,晴空突然飞来了雨点。与米金铭老师联系好后,我一早来到他居住了11年的锦江区万福风光画艺村。这里属于白鹭湾湿地公园区域,荷塘绿叶荡漾,红莲婆娑,百鸟啼叫,真是一派诗意盎然的净土。

  来到米金铭长满藤蔓的清幽小院,一条黑狗、一条黑猫静静地观察我。四株意大利杨树已逾十米高,胸径两尺,叶片在风里,就像书页在兀自翻动,又像鹭鸟打开翅膀,振翅欲飞。米金铭说,“这些树是我入住画艺村时手植的,当时还是小树苗,一晃就亭亭玉立了……”

  万福风光画艺村住了24位艺术家。米金铭的小院正对一排高树与芦苇、芭茅草构成的错落景致,院里有他种植的南瓜、丝瓜、辣椒,发源自龙泉驿的白鹭溪从围墙下流过。一匹高大的白马雕像屹立院前,那是儿子送给他的礼物。这里既是米金铭的居家所在,也是他的工作室。室内四墙上悬挂几十幅他的得意之作:大渡河水墨系列,翩翩白鹭从荷塘与柳林间飞起,逶迤曲折的绿道通往氤氲四起的大地深处,还有仙居一般的川西林盘,蹲坐在云朵上的熊猫……

  在蜀地画坛,米金铭是将西方当代艺术与中国画对撞生成、消化得较为彻底的一位大家,他的绘画语言自成一体。他经过了写实主义、表现主义,最终走上了新水墨的具象主义。他忠实于生活的细微观察,从而乐享艺术的直觉和诗意,这源于他对中国传统水墨的浸淫与对西画的吸收。米金铭的作品凸显了人文价值与不断的创新,读其画作,可以感受到水墨语境中勃然奋发的生命律动,展示这样的心灵风景,是他一直自觉遵循的法则。

  米金铭泡着茶对我说:“以前天空只能见到燕子、蝙蝠和麻雀,现在来我院子里最多的客人,大概有十几种,白鹭、鹭鸶、布谷鸟、杜鹃、麻雀,还有各种水鸟……一点不怕人,它们经常偷吃我放在露台上的水果。朋友看到了,都说这些鸟儿是我家养的。其实,我就是把它们当作亲人来看待,它们两天不来,我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作为成都第一位系统绘制白鹭主题画作的画家,米金铭创作了几百幅有关白鹭的画作,他就是一位“白鹭大使”,放眼四川无疑是第一人,在全国也堪称罕见。这得益于他得天独厚的居住环境——白鹭湾。这个公园位于成都市区锦江区,在三圣花乡荷塘月色与高威公园之间,面积超过13平方公里,由水生作物区、花卉产业园区、创意产业园区三大功能区组成。米金铭热爱自己的居所,他说,从这里明显可以看出成都周边的环境治理和人文生态和以前相比有了质的提升,每天都有市民来这里游玩、健身,还有不少家长带着娃娃来呼吸新鲜空气,“作为一个艺术家,我有必要把城市的变化反映到自己的作品里,于是就有了我的‘白鹭’系列。”

  随着天府绿道建设的推进、川西林盘的修复保护以及公园、小游园、微绿地的建设,每一个成都人都深切感受到了身边这些触手可得的绿色福利,这就是画家米金铭接受记者采访时所言,“我的生活与艺术构思、艺术创作是高度一体化的,自自然然,我就生活在一片风景深处。”

  “建设美丽宜居公园城市”,这是成都目前的城市规划,而天府绿道是规划的重点举措之一。绿道建设致力于构建城市三级慢行系统,提升市民宜居生活品质,强调可进入、可参与、景观化、景区化的理念,建成五大体系,实现八大功能,打造成都的城市新风景和新名片。

  据了解,成都规划总共16930公里的三级天府绿道体系,是目前全国规划最长的绿道系统。其中,区域级天府绿道为“一轴两山三环七带”——

  “一轴”为锦江绿道,沿锦江从都江堰紫坪铺至双流黄龙溪,总长度约200公里。“两山”为龙门山森林绿道,沿龙门山东侧,长度约350公里;龙泉山森林绿道,沿龙泉山西侧,长度约200公里。“三环”包括熊猫绿道,沿三环路总长100公里,以慢行交通为主,兼具生态、休闲、体育、文化等功能;锦城绿道,依托环城生态带,主线公里(次线公里);田园绿道,沿第二绕城高速路,总长度约300公里。“七带”则为滨河绿道,包含走马河、江安河、金马河、杨柳河-斜江河-临溪河、东风渠、沱江-绛溪河、毗河,总长度约570公里。

  近日,成都市林业和园林管理局发布《2017年成都市森林资源与生态状况公告》,成都首次公布了自己的林业生态家底——森林面积5年来增加了31.39万亩,相当于70个兴隆湖的面积,在涵养水源、保育土壤、固碳释氧、净化大气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当前,成都绿地率达37.36%、人均公园绿地面积达14.5平方米……

  这样的成绩,源于成都全面贯彻绿色发展理念,实施“全域增绿”给城市生态环境带来的改变,相信还有很多像米金铭一样的成都人享受着这些改变,他们生活在风景当中,情不自禁地为美丽的风景写字、作画、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