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在线看厂

3500万元!网络视听许可证市场价翻倍太抢手 - 网络视听许可证短视频

发布时间:2018-09-29 05:10:31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梨视频遭到整改,今日头条未雨绸缪,一忧一喜之间,难道只差一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的距离吗?

  2017年2月4日,北京市网信办、市公安局、市文化市场行政执法总队责令梨视频进行全面整改,北京网信办公告称,梨视频在未取得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资质的情况下,通过开设原创栏目、自行采编视频、收集用户上传内容等方式大量发布所谓“独家”时政类视听新闻信息。

  几乎在同一时间,却传来今日头条从阳光宽频手里“买”到视听许可证的消息。一石激起千层浪,继直播平台“持证上岗”整改后,刚踏上快车道的短视频行业遭遇政策红线,这一纸证书到底会不会成为短视频进入下半场的通行证?

  “买牌照,求名分”,半年前发生在直播平台身上的“变故”在短视频身上重演。去年9月,广电总局下了一道禁令,所有直播平台必须“持证上岗”,这张《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许可证》(下简称“视听许可证”)有个高门槛:新申请单位要求为国有独资或国有控股单位,这几乎就拦住了绝大多数直播领域的创业公司。

  去年9月,《IT时报》梳理发现,战旗TV、映客、YY/虎牙TV、六间房这几家直播平台持有视听许可证,而斗鱼TV、熊猫TV、花椒直播、龙珠直播、全民TV、陌陌、一直播这几家直播平台并未在网站底部公示视听许可证。

  半年后记者再度调查发现,几乎所有平台都将名字里的“TV”改成了“直播”,应了广电总局的要求,但真正拿到视听许可证的平台却屈指可数。

  斗鱼直播回应《IT时报》称,已经持证,但其官网并未公布。一直播与秒拍、小咖秀同属于一下科技,也共用了同一张视听许可证。根据其官网公布的视听许可证号,《IT时报》记者追溯到,一下科技这张证是从北京宇晨亿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那儿易手而来。这家公司成立于2006年,旗下的酷燃网是为青少年提供生活、学习、娱乐咨询的网站,2014年9月该公司的法人变更为一下科技CEO韩坤。一下科技现持有的视听许可证变更时间为2015年8月,其法人正是韩坤。由此可见,早做打算的一下科技深谙互联网创业之道。

  对“无证上岗”的直播平台来说,最可行的解决方案是收购一家持证的私企。不出所料,今日头条和一下科技都通过这一途径取得了“名分”。

  去年9月,《IT时报》曾独家调查发现,持证的“壳公司”变成了香饽饽,视听许可证一度被炒到2000万元的高价。而在短视频持证风波的助推下,半年不到的时间里,《IT时报》获悉,视听许可证“市价”已经被炒到3500万元以上,将近翻番。

  一家代办证照的中介机构向《IT时报》记者透露,如今视听许可证可谓千金难求,买家络绎不绝,但却找不到卖家,而且如今一年都不见得会批一个新证。

  2010年以来,这家中介机构经手了10起以上的视听许可证转让案,其中有两起就是被直播平台收购,中介从中赚取6%~8%的佣金。视听许可证的交易流程是,买家先与中介签订居间协议,双方谈妥成交价后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买家先支付一笔200万的意向金。

  在上述中介公司经手的转让案中,出售公司的注册资本基本都在1000万元左右,跟一下科技收购的北京宇晨亿荣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规模相当,去年的收购价在2000万元以上,溢价超过100%。

  “出售的都是以前政策宽松期拿证的私企,全国一共588家持证单位中,传统媒体占据大半壁江山,其余大多是有强大资本实力的互联网视频企业。”上述中介公司内部人士介绍。

  “黎叔,救救我!”用这句呐喊来形容梨视频当下的心境,再合适不过。目前,梨视频虽然已经恢复更新,但要解决目前的资质问题,还得求助于背后的最大投资人黎瑞刚,寄希望于擅长资本手段的华人文化能够及时助攻。

  我想,无论是梨视频的掌门人邱兵,还是华人文化董事长黎瑞刚,都是从体制内走出来的传媒老将,不会不懂“证照齐全”的重要性。然而,无论是上述的视听许可证还是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资质,都几乎已经停止发证,证照的获取太难。

  “证照先行”模式显然跟不上互联网发展速度,所以中国的互联网创业进程就是“先发展,后治理”。这次梨视频被整改是一个意外,比照直播的治理节奏,短视频并没有到火候,不过梨视频本想做的是纯正的新闻,其内容恰恰是“高压线”,容不得失控。

  今日头条出海收购美国移动短视频创作者社区Flipagram,这一举动实属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了,选择在发展短视频之前“上保险”,也是忌惮于这把悬在头顶的剑。

  按照树大招风的道理。今日头条、一下科技先行上了保险,接下来,该着急的便是频频被传上市的快手,还有早就踏进直播行当的美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