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销售网络

缅甸小勐拉赌场的生死之旅三

发布时间:2018-10-03 19:13:2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先说缅甸勐平,当时本想去小勐拉的,结果那边出了事,不允许再放单,所以最终决定去勐平。2013年7月4号,我联系上了经纪人罗成,根据他的安排5号晚上到了云南省普洱市孟连县。6号早上到了边境,跟在小勐拉偷渡一样,找了个当地的摩的司机送我到了勐平。

  经纪人老罗是缅甸果敢人,祖籍广东,年龄比我大,看起来为人和善,感觉不错。入住难忘大酒店后,当即给我签了5万,谈好的条件是抽水10%,第一天输了2万,洗了12万的码,后来连续2天输输赢赢最高峰赢了1.1万,洗码总数都已经达到53万,抽水10%也就是说经纪人已经赚了5.3万。撇开赌场杀猪因素不谈,庄家抽水、经纪人抽水,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境外签单空手套白狼的神话只是绝望赌徒的白日美梦, 7月9号中午我只剩下2000筹码,这基本等死了,午饭后垂头丧气跟着看单的小弟返回厅里趴在桌上寻思着后路。

  这个时候意外发生了,也许是看单小弟新手经验不足,也许是前一晚去KTV嗨的太兴奋了没休息好,也许我一脸斯文相让他很是放心,这家伙居然在厅里沙发上打起了瞌睡,如此大好机会我要不跑显然是我傻逼了,而这个时候,西安的网友老张恰好刚好勐平,我能顺利逃离也得感谢他。在向正在用现金玩龙虎的老张要了300元钱路费后,我大摇大摆出了赌厅。跑到赌厅后面的山上躲了起来。半小时后,老张发信息告诫我注意安全,赌厅十几个马仔在山上到处找我,说是要砍断我的脚,我当然不能原路返回,以防出境关口有马仔守株待兔,抓到我就完蛋了。

  我躲在灌木从中,这时候天空突然下起了小雨,浑身沾满了泥浆,温度也骤然下降冻的我浑身发抖,待夜幕降临后,我小心翼翼下了山,找了个没人住的房子洗漱一番,躺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从当地人口中打听到下午2点有从缅甸勐平直达小勐拉的班车,小勐拉跑回国内我熟悉,就这样我又躲在山上,熬到了下午2点,花了10元钱叫当地摩的司机送我到了勐平客运站,然后花80元钱买了张车票,直接到了小勐拉再偷渡回国。

  7月11日回到西双版纳后,从勐平逃亡的生死经历并未使我有任何恐惧感,那时候,我已万念俱灰,精神也已出现了问题,恍然觉得自己已然是个死人,我的命也已不属于自己了,于是在选择回家继续上班与签单两条路的短暂挣扎徘徊之后,最终还是联系了金木棉的签单代理小杨,并向朋友锦洲那要了500元路费,踏上了老挝金木棉赌场签单的死亡之路!

  7月12号早上6点整,天还蒙蒙亮,在景洪市白象城门口上了一辆小面包车,往版纳勐海县方向行驶了2个多小时后,换了辆右舵的三菱帕杰罗越野车,大概又行驶了二十多分钟,车子拐进了一条泥泞不堪山间小路,沿着仅能容纳一车行驶的盘山路一路向南,车子也开始激烈地颠簸起来,回头看看蜿蜒的盘山公路,车窗外就是深不见底的大峡谷。当时就心惊胆战、头皮发麻,想着这要是车子失灵或一不小心掉下去我就完蛋了,但也就在这条盘山公路上明白了一件事:既然选择了,就只能前行,不能后退。自己选择的路,爬也要爬下去哪怕是面对死神的降临!!半个多小时后,车子到了山顶旁一间小屋旁停了下来,司机叫我们付了100元车费下了车,然后买了400元通往金三角的船票换乘大巴车直奔渡口开去。

  大概中午11点多,车在缅甸的一个小村庄停了下来,不远处就是渡口了,到了午饭时间,心事重重的我也压根没胃口吃饭,我跑到旁边的缅甸小卖部买了包康师傅方便面,缅甸人皮肤黝黑,没想到心更黑,一包泡面居然卖8块钱人民币。但也没辙,小杨说下午三四点才能到达金木棉,再穷也不能穷肚子。众人吃饱喝足后,大巴车又行驶了十几分钟终于到了渡口,登上了金木棉集团的高速快艇。在发动机巨大的轰鸣声中沿着湄公河一直向南高速航行。3个多小时后,也就是下午3点多,终于抵达了传说中的老挝金三角经济特区。

  挝金三角经济特区位于老挝波乔省境内,紧邻湄公河,与泰国的清盛、缅甸的大其力隔河相望,是名副其实的金三角。2007年东北老头赵伟用18亿美金买下了特区99年的使用、开发、管理权,经老挝政府批准,于2009年9月正式成立了老挝金木棉集团有限公司,金三角经济特区是在除国防、外交、司法权外实行高度自治的特区。就跟中国香港一样,唯一的区别是,香港是高度民主的经济特区,而在这里,赵伟就是个土皇帝,这里所有的一切都由他说了算。

  下了快艇后,就到了金木棉出入境大厅,我们都是偷渡客压根就没护照,所谓的入境也只是一种形式,在简单的填表、交了20元照相费后,上了一辆奔驰商务车直达木棉花园酒店。接待我的是一个珠海人小李,因为房间满了,就安排我住进了G107房间,暂时跟一个叫老高的山西人住一起。